他就骑着电动车带着孩子往十八里河赶

2020-08-12 14:39

她说,商报的这组报道特别好,能作为桥梁,让老百姓了解城中村改造的全局,也可以让政府听到老百姓的心声。

“我们村什么时候会改造?”“我们村拆了啥时候才能建起来?”

该村一名不愿具名的村民称,2012年9月,村民已全部搬走,当月就开始拆迁了。按照当初定的补偿标准,三层以下每平方米补偿600元,三层以上每平方米补偿420元,但同时,每人需要再交6万元,才能得到另外补偿的每人150平方米的房子。

加盖建筑多,安全隐患就多

“虽然拆迁补了些钱,但我们家3口人,就得交18万元,剩下没多少钱了。”这名村民说,都说城中村拆迁能致富,但当时盖房借的钱还没还上,现在就拆了,目前他们一家租住在不远处的冉屯新村,每月发的过渡费勉强能交上房租。“看现在这情况,别说3年,5年也难搬回新家。”

焦点3:改造进程能否向社会公示?

典型:中原区五龙口村

让他不解的是,他搬离后这些村子也一直没建起来。

每天早上6点,他就骑着电动车带着孩子往十八里河赶。王先生说,天天如此,太累了,现在天越来越冷,有时只能让孩子在亲戚家住一晚。

我们就市民关心的热点问题予以梳理,并联系各区城改办进行了回应。

“我们早都受够这里的环境了,可是一直没动静。”钱女士说,东里路东扩的项目已经说了几年,也因为司家庄而没有进展。

“但是在平时,这些情况我们应该找谁问呢?”她说,政府的城中村改造进程,能不能定期向老百姓公示,让大家吃个定心丸。

焦点4:补偿政策能否优先保障“合法者”?

对于城中村改造进程能否公示,有关部门负责人回应,因为城中村改造涉及的是集体组织,需要村里集体表决后才能启动,每个村的具体情况不一样,提前公示还有难度。

回应:

市民钱女士则关心司家庄的命运。

典型: 管城区南刘庄、十八里河村等

针对聂女士的问题,昨天,二七区城改办有关负责人说,西出站口改造项目正在逐步推进。

“我已经五年搬了五回家。”他说。

金水区城改办负责人表示,城中村改造千头万绪,每个村的情况都不一样,需要具体对待。而加盖的建筑让村民收入增加,可这却是建立在社会治安差、安全隐患多、子女教育环境堪忧上,“老百姓可能看不到这一点,但这需要政府引导。”他说。

昨天,记者联系中原区城改办,其工作人员称,采访需通过中原区委宣传部。河南商报记者联系到中原区委宣传部后,宣传部工作人员联系区城改办后称,要把采访提纲发给区城改办回答。记者随即把采访提纲发至中原区城改办,但又被告知,需要由区委宣传部把关。截至昨天晚上7点,记者仍未收到回复。

从南刘庄、小王庄、战马屯、十八里河村,他搬一次家就等来要拆迁的消息,南三环找不到房子,他们一家四口最终搬到了新郑龙湖。

回应:每个村不一样,提前公示有难度

刘先生则注意到商报近期一则新闻,郑州市高新区岗崔村突然兴起的“盖房热”。

“十里铺村啥时候改造啊。”王先生问,这几天他一直想搬到那,可是又听说这里也快要改造,所以非常纠结。

回应:

“按人均分房,我们就感觉特别吃亏。”她说,本来农村谁家人少就会受到歧视,如今又没人又没钱,感觉特别不合理。

五龙口村目前是一片废墟。记者 邓万里/摄

“一看这就是为挣补偿款的。”刘先生说,这种拼命盖楼的现象不是一年两年,也不是一个村两个村,可为什么这些楼就能建起来呢?

而聂女士关心的是,她位于郑州火车站西出站口的家啥时候拆迁?

“政府改造城中村我们理解,可为什么那么多地方扒了以后就没了动静?”市民陈先生说,中原区的五龙口、朱屯、石羊寺等都是这样的情况,有的村都已经拆三四年了,到现在还是一片废墟。

这两天,不少独生子女家庭说出了自己的意见。市民何女士说,她那一代是双女户,本来就符合计划生育政策,如今自己的下一代又是独生子女。

“要是建好了,就算是小区贵点,我们也不用来回奔波了。”王先生说。

市民刘先生刚在刘庄投资建了个酒店,他特别关心刘庄的拆迁进程。

这些拆掉的村子目前有何进展?昨日,管城区城改办一名工作人员说,涉及他们辖区的城中村改造都在进行中。

“盖楼的时候没有监管,势必会造成现在的安置难度加大。”刘先生说。

这些问题,同样是王先生的困惑。

据悉,根据规定,郑州市内集体土地上建房不能超过3层,超过3层的即为违法建筑。

昨天,记者来到位于郑州冉屯东路与五龙口南路交叉口西侧的五龙口村旧址,这里四周被围墙封住。记者登上附近的高楼看到,五龙口村旧址上全是高高的土堆和大片的建筑垃圾。

典型:高新区岗崔村

为啥还是废墟”

连日来,商报“郑州城中村改造十年”系列报道引发广泛关注。互动热线开通两天,电话铃声此起彼伏,话筒的那头,是老百姓对政府的热切期盼:更公开、更透明、更理性。

焦点1:“村子拆了几年

10年来,城中村改造补偿标准一直在修正完善,但基本原则是安置面积按人均面积算。

典型:管城区十里铺村等

郑州市城改部门负责人说,按照法定程序,净地才能进行招拍挂,这需要一个过程。

这两天,咨询都市村庄改造进程的电话占到所有电话的一半。

中原区城改办至今尚无答复

而在朱屯村,虽然在2010年底就已开始拆迁,但直至前不久,位于旧村的安置房才开始动工,目前尚处于打地基阶段。

在郑州南三环钢材市场打工的王先生,电话里充满了无奈。

回应:招拍挂需要净地,需要一个过程

市民赵先生也说,他只有一个儿子,而堂哥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等改造了俩家差别有多大?”他说,补偿政策不能让老实人感到不公平。

郑州市管城区城改办一名工作人员说,十里铺改造已经启动,入户调查已经结束。

焦点2:拆而不建,村民五年搬家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