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关虎屯所在地

2020-08-08 11:42

类似现象在不少城中村都存在。这时,往往是基层政府工作人员需要分包到户,各个击破应对。

2009年,西关虎屯的“原住民”拿到了房产证,这里再次引来郑州众多城中村的羡慕。

昔日关虎屯所在地,如今成郑州最繁华地段之一河南商报记者 邓万里/摄

为避免暗箱操作,从前期丈量宅基地,到后期报户型,西关虎屯都实行张榜公布,大家互相监督。“房子盖好后选房实行抓阄,队委会不参与。村民先抓序号,再按照序号抓楼层,抓着几楼就要几楼。”段建奇说。

如何打消疑虑?西关虎屯提出的条件是,开发商新田置业有限公司要提前交纳“保证金”。

有比城市更好的农村?当然。

新田置业投资西关虎屯改造,除了看中这里的黄金地理位置和未来商机,更重要的是,其获得了政府的极大优惠政策。

同时,对于郑州城中村改造,你有什么疑问和见解,可以致电13938523366跟我们说说,也可以在新浪微博@河南商报,我们将把问题和建议集中反馈给相关部门,以便在今后的城中村改造工作中做得更好。

多出来的宅基地

“开发商突然哪天没钱了咋办?政府哪天说城中村改造不中,暂停了咋办?我是村支书,但也不知道开发商到底有多大实力,他要是真搞不动了,我能咋地?”赵松龄说,在西史赵改造之前,郑州没有城中村改造的先例,只能“跟着感觉走”。

城中村改造

干部正不正,全村盯着看

“回迁之前这几年的过渡费和我们盖房需要的钱,全部打到监管账户上,就算开发商干不成了,我们也能用这个保证金把房子盖起来。”段建奇说,当时新田置业交纳了1.2亿元保证金,从2005年5月28日开始拆迁起,仅仅15天,385户全部搬离。

“房屋补偿”几乎是每个城中村改造的核心问题所在。西关虎屯改造怎么补偿,金水区政府、开发商和村干部一起讨论,随后召开村民大会和老百姓讲补偿比例。

这是个出力不讨好的苦差事。

但问题接踵而至,在实地丈量每家宅基地面积时,出现一些村民的宅基地和土地证、建筑许可证上面积不一致,实际面积多了不少的情况。

而在西关虎屯,“第三居民组集体经济股份合作社”随着改造完成而成立,村民变身“市民”后,还成了股东。

为解决村民的未来生活问题,西史赵改造最初推出了“双保险”,一是为村民们建造了“第二家园”即租赁式楼群,每家能分得约5套,可租可卖;二是建造了索凌路大型农贸市场和沿街商铺,这些都将成为西史赵村民的永久物业,不能出售。

较早的郑州城中村改造是企业主导,政府辅助。“户型由开发商设计,但我们要征求村民的意见,让大家报户型,防止开发商只管盖房不管效果。”段建奇说,新田置业最早拿出21种户型,最后敲定了14种。

城中村改造中的三方博弈

“城中村要想改造成功,首要条件是村干部一定要身正,不能有私心。”段建奇说,拆迁和当年下地干活一样,光号召别人不行,农村人就盯着干部,看他是不是真干,“西关虎屯拆的第一家就是我家。”

你有啥高见?

心里没底,跟着感觉走

“开发商追求利润,但要保证安置房质量,村民自己做监工。”段建奇说,村里找来外地的高级监理,窗户、门、瓷砖等各种材料,村民都会自发去工地看看,施工方每买一批材料,都要通知村民。

段建奇说,如今位于花园路与农业路交叉口、9000平方米的招银大厦成为社区的固定资产,所有村民都是股东,通过固定资产量化和收租,老百姓分红,每年分红就人均万元左右。

“双保险”和股份制

无一例外,摆在城中村改造面前的这道坎,永远都是利益之争。

今年42岁的段建奇是西关虎屯社区第三居民组副组长,当时作为大队干部,他的任务是动员村民配合拆迁。

拆了周围电线如乱麻、遍地烂菜叶的老房子,按原有面积1∶1换成现代化的小区住宅,你愿意吗?放在现在,也许很多人会心动,但在2005年西关虎屯拆迁之初,不少当地村民一听要改造就直摇头。

最后,“三层以下1∶1(拆一平方米补一平方米),三层以上3∶1,要求货币补偿的按每平方米500元计价补偿”的补偿标准获得90%村民同意。

在城中村改造后,一些村庄已经完成了“以地生财”的财富积累,成为城市化的最大受益者,比如西关虎屯、燕庄。

从部队转业回来不久,赵松龄就到西史赵村支部工作,现在他是西史赵村支书。虽然政府承诺把这个以经营果园、蔬菜大棚为主的穷村打造成出门便是花园的都市“欧式小镇”,但连他自己“都不清楚以后会走到哪一步”。

通过改造,村民们最关心的经济收入有了巨大提升,西关虎屯最多的一户村民分得24套房。原西关虎屯村民张军说,以前房子多,但租不上价,当时一间房租金才100多元。“现在40平方米的房子,每月租金在1500元左右。”而村集体经济收入也大幅攀升,由改造前年收入400多万元上升到如今750多万元。

这些村子改造之时经历过哪些曲折?它们为剩下的那些“硬骨头”的改造提供了哪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