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所乘船只在行驶中

2020-01-19 14:35

随船进入潘家口水库,在中游的喜峰口水下长城附近,大小不一的网箱排列得密密麻麻,均用缆绳固定在岸边。记者所乘船只在行驶中,螺旋桨突然绊到水下一根缆绳,差点翻船。

《经济参考报》记者近期调研发现,引滦入津的饮水线路结束了天津群众喝咸水的历史,一直是天津国民经济可持续发展的“生命线”。而如今,城市水源地正受到尾矿扬尘、挖山取石、网箱养鱼三大问题困扰,水源地和沿线地区的周边生态环境堪忧,导致水体受到严重污染,威胁到下游上千万群众的饮水安全。

引滦入津工程是上世纪80年代初党中央、国务院为解决天津严重水荒而兴建的大型供水工程,记者日前对引滦入津工程沿线生态环境进行走访发现,这条天津市民视之为“生命线”的供水线路正在遭遇前所未有的威胁。

据水利部海河水利委员会引滦工程管理局水文水质监测中心副主任王少明介绍,上世纪80年代,潘家口水库上游来水多、污染源少,水质基本保持在一二类水。但近些年来,随着上游经济的发展,工业企业排放废水的点源污染、农业与网箱养鱼造成的面源污染逐年升高。目前,唐山与承德各个区县均建立了污水处理厂,对工业和生活污水进行处理,主要污染源呈现下降趋势,但来自农业和网箱养鱼的面源污染逐步突出。如网箱养鱼2002年时只有2万多箱,2011年海委调查时发现有6万多箱,潘家口水库有4 .5万箱,大黑汀水库有1.5万箱。

黎河上游的引滦隧洞是整个引滦入津工程最重要的节点,此处山体岩石坚硬,当初为了尽快打通隧道,建设者在极其恶劣的条件下抢时间,才最终打通瓶颈保证了引滦工程的顺利通水。该隧洞全长12公里多,所经巡查路线全长70多公里。记者了解到,2003年以来国际铁矿石价格暴涨,而引滦隧洞所在山体铁矿石埋藏量丰富,当地不法分子上山偷采盗掘的现象高发,严重威胁到隧洞的安全。

在库区一个景点附近,一位当地村民告诉记者,他养了50多网箱鱼,其中十多箱是鲤鱼、草鱼等需要投饵喂药的鱼种,鲤鱼一箱能放七八千尾,一年时间就能长成两斤多的成鱼出售,黑龙江、北京、内蒙古等地的鱼贩子都常年来收购,按一箱鲤鱼出产2万斤、7块钱一斤的价格粗略估算,一箱可以净赚两三万元,像去年他家的网箱就赚了10万多元。网箱养鱼最大的投资是投饵和用药,“鱼得病次数多就多用,得病次数少就少用,主要是投消炎药和打虫子的药”。

记者近期从于桥水库出发溯源而上发现,位于河北省遵化市境内的黎河全长76公里,引滦入津工程利用了50多公里河道进行输水。在黎河两岸,6万多名群众沿河而居,生活垃圾和雨污水均直排入河道;更为严重的是,两岸采矿点和选矿厂星罗棋布,面积大小不一的尾矿砂库紧邻河道,影响着输水水质。

沙河是汇入黎河的主要支流之一。在距离g 25高速公路入口一公里处的沙河邦宽线大桥上记者看到,桥两侧目视可及到处是选矿厂,堆放着青黑色的铁矿石和尾矿砂,距离河岸最近的只有一二十米。据当地知情人透露,这些选矿厂有的就在厂内打矿眼开采矿石,有的由大车拉来进行加工,常年不停。

2000年以来,河北省唐山、承德等地区采矿业发展迅猛,成为地方一大支柱产业。记者在遵化市境内的黎河以及汇入黎河的支流沿岸走访发现,采矿点、选矿厂和排放污水形成的尾矿砂库到处可见。在崔家庄一号桥下,河流左右岸分别有一个大的尾矿砂库,紧贴河堤公路,离水面只有二三十米远,堆砌的青黑色尾矿砂库有两层楼高,经过的重型卡车扬带着尾矿砂,尘土漫天飞扬。记者手脚并用爬上尾矿砂库,发现该选矿厂正在正常营业,并不断向库内排放尾矿污水。距此不远就有一个排沥口门,旁边数米内随雨水汇入的尾矿砂清晰可见,河道近岸泛着青色的光。

记者了解到,上世纪80年代,潘家口水库的透明度在十几米,水下清晰可见,2000年以来水库出现轻度富营养化,透明度很少超过4米,随夏季汛期温度升高可能达到中度富营养化,透明度甚至不足0.5米。

在遵化市建明镇接官厅村一座小山上,一条小路弯弯曲曲通到山顶,路面上布满了小型挖掘机械的履带压出的印痕。山顶已经被露天挖出一个深十七八米、四五十平方米大小的深坑,植被和土层全被破坏,裸露的山体岩石露出了青黑色的铁矿石颜色。而这个大坑就位于引滦隧洞15号斜井洞顶的上方,距离山体中的引滦隧洞仅有40多米的距离。

遵化市新店子镇马各庄村位于黎河中上游,该村2000多口人均靠水而居,部分住户房屋就在河道边,玉米秸秆、垃圾杂物等随意堆放。记者看到,黎河河道内水流奔腾汹涌,河堤两侧部分岸段进行了护砌,并留有数个口门。据天津市引滦工程黎河管理处工作人员介绍,口门的主要作用是排泄雨水,但由于马各庄村的垃圾没有统一处理的设备设施,生活污水也无法处理,一旦下雨,雨水将夹杂着垃圾和污水全部顺口门进入黎河。而类似情况的村庄在黎河两岸还有20多个,村庄附近的河堤排沥口门均无法封堵,最终导致总磷总氮、c o d、悬浮物等指标上升,影响水质。

赵艳华告诉记者,采矿对于隧洞来讲没有危害,但采矿者不知道引滦隧洞高程有多少,挖掘没有准度,在采矿过程中一旦挖到矿石就开始无限制挖掘,而且动用的都是挖掘机、装载机等大型机械,根本没有隧洞保护意识。继续下去的话,将来可能将隧洞挖塌。工作人员发现该处偷采点后加大了巡查力度,但偷采者取游击战术,趁着节假日、半夜和冬季等执法队巡查间隙,进行非法采矿活动。工作人员只好动员当地一些群众充当“线人”,发现偷采马上举报。“我们有一次接到举报,正赶上一伙人把偷采的矿石进行装车,见到我们后,人员、机械强行离开,我们人单力孤也没有办法。只能找来车辆运了一车土倒在上山的小路上,希望堵住偷采者的机械。”

潘家口水库与大黑汀水库是引滦入津工程的起点,也是天津和唐山的城市水源地。记者采访时看到,两大库区的水面上,网箱养鱼情况十分普遍,已经造成水质受到严重污染。

据王少明介绍,网箱养鱼过程中投放的饵料和产生的鱼类粪便沉在水底,便会导致氮磷升高,加剧水库富营养化。据分析,每年网箱养鱼饵料和排泄物中总氮、总磷排放量已占两座水库总污染负荷的近1/3。同时,大密度养鱼极易造成鱼类传染病的发生,导致鱼类死亡,腐败鱼体可能会造成水体的严重污染。2007年,潘家口水库9000多个网箱出现死鱼,不仅给养殖者带来巨大经济损失,而且使上游水质一度达到劣五类,“到处都是死鱼,水臭得很”。

在迁西县兴城镇翻案寨村一处山坡立着一个已经报废的采矿竖井,井口被堵死,周围还有早先伫立在井口的传送带和机械的痕迹。天津引滦工程隧洞管理处水政科科长赵艳华说,这个竖井属无证无采矿设计图的非法小型采矿井,深度40米,虽然距离引滦隧洞还有200米远,但是其巷道方向正冲着隧洞。2009年以来,其井下不断放炮作业采矿,一旦巷道距离隧洞过近,震波很可能将隧洞震塌。管理处工作人员发现后,2011年5月前后会同迁西县矿山执法大队将其查封。

该工程水源地位于河北省宽城县与迁西县境内的潘家口水库,从该水库沿大黑汀水库下行,经过一条逾12公里长的穿山隧洞,沿河北省遵化境内的黎河进入天津市境内的于桥水库调蓄,最终供应天津市日常生产生活用水,引水线路全长234公里。工程1983年通水以来,截至2011年已向天津市供水157亿立方米,结束了天津群众喝咸水的历史,缓解了天津市的供水困难,成为天津国民经济可持续发展的“生命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