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芽二三叶

2020-03-23 04:31

“采茶机虽然效率高,但采得参差不齐,不好制作,没办法达到做好茶的高要求。”为此,曾武宾宁可多花几倍的人工费,聘请了二三十个工人手工采摘,从源头上把关,确保了茶叶品质。

“别人承包茶园都是满山茶树,尽可能多种多产,我是宁可减少茶树种植面积,也要保留五分之二的天然灌木。”曾武宾说,这样种茶才有利于保持水土,而湿度高、雾气大的环境,更有利于茶树吸收充沛的养分。

“茶树绝对不能喷农药、激素,要用深海鱼精、花生、黄豆、蘑菇废料等有机肥。”曾武宾说,每年冬季是茶园施加有机肥的最佳时间,一次5万元的成本比普通肥料高出不少,但产出的优质茶青会散发出花蜜香气。此外,他每年都会邀请台湾的专业农技人员过来,现场检测茶叶和土壤,保证茶园98%的土壤呈中性,这样更有利于茶树生长。

今年年初,曾武宾在茶园套种了2000多棵日本樱花、针柏等名贵树种,并逐步完善农场的景观道路、花卉、果木种植。如今,站在群山之巅眺望曾武宾的生态农场,这里的茶山已经不仅仅是被乔木、灌木“戴帽、穿鞋、系腰带”,茂密的森林植被还将层次分明的茶园环抱其中,一排排绿树把茶园分区块隔离开来,成为制作不同茶叶的天然分界点。

在曾武宾的造景“蓝图”里,这些绿化工程还只是起步阶段,他希望在三五年后,茶园能“摇身”变花园,形成茶、花、果、木和景观一体化的休闲场所。“到时我想在樱花树下饲养一些梅花鹿,既可以吸引游客来观赏,又能给茶园的整体环境加分。”曾武宾的茶园“加减法”还在继续。

据了解,台湾与大陆茶缘深厚,一百多年前,福建制茶技术就已传入台湾,丰富了台湾的茶叶品种。经过多年发展,台湾茶叶机械技术相对精致成熟。在德利生态农场,90%的制茶设备都来自台湾,这些投资上百万引进的烘干机、炒青机、摇青机等先进设备,在精细化制作上令人叹服。但在采摘方面,曾武宾却坚持不使用采茶机。

去年春季,他做的蜜香红茶一季产量虽不足1000公斤,但量少质优,批发价一公斤达1200元-2000元,市场供不应求。曾武宾说,他制作好茶的秘诀就是,擅于给茶园做“加减法”。

从南靖县船场镇驱车往山上的坑头村行驶,穿过一片半原始的森林,经过40多分钟崎岖的山路,到达海拔近1000米的山顶,就可看见台商曾武宾“藏”在这里的600亩德利生态农场。从4月中旬开始,曾武宾就开始忙着安排工人采摘茶青,制作生态茶。

“手工采摘,一芽二三叶,这是我对茶叶采摘的基本要求。”曾武宾在台湾做茶叶买卖已十几年,2008年一位朋友介绍他来坑头村这块适宜之地种茶,他便从台湾移植软枝乌龙品种过来,一种就是7年。他对茶叶种植有着近乎苛刻的要求,每逢采茶季,都要对茶工千叮咛、万嘱咐,以保证茶青原料的均匀度和高嫩度。

源自台湾的蜜香红茶可谓“身娇肉贵”,是各个红茶品种中,唯一先天性要求有机种植的茶类。它的鲜叶原料要求有小绿叶蝉的噬咬,在制作过程中,小绿叶蝉分泌的唾液与茶叶中的多酚和酶物质发生奇妙的反应,才能产生特殊的花蜜芬芳。为了保证小绿叶蝉的繁殖,茶园严禁使用任何农药产品。